盘活“沉睡”资源 释放发展活力 ——彬县“三变双五”改革调查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 张丹 乔佳妮 点击数: 1 发表时间: 2018-01-16

2017年12月7日,大雪节气,彬县太峪镇拜家河村的贫困户何兴旺跟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来到太峪镇千亩草莓产业脱贫示范园上班。“家里9亩地入股园区,每年保底收入4500元;技术入股每年收入2000元;5万元贴息贷款入股,年底分红3000元;每月,我的工资还有3000元,这日子过得真有奔头。”今年54岁的老何兴奋地给记者算着他的收入。 
  在彬县,有14786名像何兴旺这样的贫困群众通过“三变双五”改革按下了发展的“快进键”。 
     让农民富起来 
  “我们在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三变’改革的基础上,探索出‘党支部牵头、企业引领、基地带动、合作社组织、贫困户脱贫’的‘五联’经营发展之路,以及土地、‘贷’资、资源、技术管理、集体资产5种方式入股,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彬县县委书记张胜利说。 
  在彬县新民镇早饭头村,记者见到了村民王百平,他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现在咱也是股东了。”在菠菜大棚里,王百平从口袋里拿出红艳艳的股权证。带着体温的小红本“照亮”了他未来的小康路。 
  早饭头村靠近泾河,是远近闻名的大棚蔬菜种植村。2012年,新民镇政府拿出80万元,建起120个大棚,鼓励有意愿的群众租赁种植,但是群众的参与度并不高。“每亩地500元的流转费,不是谁都能拿得出来的。”早饭头村党支部书记王锋利告诉记者。
  随着“三变双五”改革不断推进,村民拿土地入股村里的合作社,除每年每亩固定的500元分红外,还能得到效益分红。如今,全村村民都成了股东。不仅如此,村里的贫困户把5000元的产业扶持资金也入股到合作社,以后他们每年都能拿到8%的分红。 
  为了把农民从传统农业中解放出来,让资金在市场中流动起来,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彬县鼓励农民以耕地、果园、荒坡地和林地的承包经营权,宅基地的使用权,以及资金技术等入股合作社,实现了农民变股东,分享产业链增值收益。 
  让资源活起来 
  彬县北极镇沟老头村的赵长学,今年64岁,平日里与老伴经营着3亩果园,还得照顾常年卧病在床的儿子,日子过得很艰难。“以前一年就赚6000多元。真没想到,不挂果的果园也能入股当本金。”深冬时节,赵长学在自家的果园里,抚摸着一棵棵熟悉的果树,心里激动万分。 
  听说“融诚”要建厂,果园也能入股,赵长学第一时间把3亩果园全入了股。“融诚”就是彬县融诚“三变双五”扶贫产业园,这个产业园集果蔬生产、储藏、加工、包装、销售为一体。 
  “咱没有技术,不懂科学管理,搞种植效益不行。现在好了,果园交给企业管理,我们不用操心,就等分红了。”赵长学高兴地说。 
  跟赵长学一样开心的还有北玉村的村党支部书记李治宝。“过去我们村是‘空壳村’,村集体连打口井的钱都掏不出来。”说起过去的光景,李治宝直摇头。 
  谈起村上现在的状况,李治宝高兴地说:“自从‘融诚’落户这里,村上把闲置的校舍等基础设施都入了股,每年村上能有近3万元的分红。有了这笔钱,我们打算在村里也办一个合作社,让村里年龄偏大,但依然有打工意愿的人回村赚钱。” 
  在彬县,不少村都以村集体土地、森林等自然资源性资产和建设用地、基础设施等可经营性资产的使用权,入股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通过合同或协议明确享有股份权。依照协议,基础设施类投资按不低于1.5%的比例分红,非基础设施类投资按不低于3%的比例分红,所得红利主要用于发展村集体公益事业、资助贫困群众。 
  一年多来,“三变双五”改革实现了资源变资产,推动了生产要素聚集和优化,激发了农业、农村的发展潜能。 
   让好政策留下来 
  “三变双五”改革,如同一股春风,吹遍了彬县的沟沟峁峁。 
  “我用政府给的5万元金融扶贫贷款入股长丰正果业农民专业合作社,第一次分红就拿到了1500元,现在还能在合作社打工赚钱,这些都归功于党的好政策和扶贫的好措施。”乌苏村的贫困户郭岁岁在尝到分红的甜头后,兴高采烈地说。 
  “贫困户入股我们合作社,不仅能分红,也解了合作社发展资金不足的难题。下一步我们要吸收更多的贫困户参与进来,争取让他们早日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彬县长丰正果业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杨群仓告诉记者。 
  考虑到贫困户入股合作社的政府扶贫贴息贷款两年后要还款,为了确保贫困群众有稳定的入股资金,彬县决定从第3年起,将贫困群众贷款入股前两年所获固定红利的85%继续入股企业,按新的占股比例分红。目前,彬县已与农商银行、工商银行签订贷款协议,将590户贫困户的扶贫贴息贷款共计2950万元放贷给企业,让贫困群众充分参与“三变双五”改革。 
  彬县县长王宏志告诉记者:“‘三变双五’改革解决了村集体没有基金、没有项目的难题;解决了贫困户无资金、无技术的问题;解决了企业没有基地、没有劳动力的问题。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以后贫困群众的日子会越过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