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杨凌脱贫攻坚进行时>>正文

老百姓心中的第一书记(图)

信息来源: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发布日期:2017-07-05

20170704121719370331.jpg

6月30日,李兴旺书记听取了韩锁昌同志的工作汇报,并回忆了他来校工作一年半时间里,曾三次与韩锁昌的谈话、谈心,为他的担当与扶贫事迹所感动。李兴旺在韩锁昌的工作总结中专门作了300多字的批示,对其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并要求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全体干部向韩锁昌同志学习,扑下身子、沉下心,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做好本职工作。现将韩锁昌主要事迹刊登,以期共勉。

2015年盛夏,渭北旱塬的渭南市合阳县坊镇乾落村,287户居民迎来了一位特殊干部——第一书记韩锁昌。两载春秋,韩锁昌渐渐成为他们的好书记、好兄弟、好干部,成为了当地百姓的贴心人。

又是一年盛夏,旧貌换新颜的乾落村,一条条水泥村道交错延伸,一幢幢农家小院干净整洁。满树正待采收的大红提红彤彤的挂满枝头,望着这倾注着心血与汗水的村庄,韩锁昌回味着两年来冷暖自知的日日夜夜。

铁臂担起扶贫责

2015年6月30日,一纸任命让韩锁昌换了身份。本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机关党委秘书的他,响应组织号召,毫不犹豫地被选派至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定点扶贫单位合阳县坊镇乾落村,开始了“第一书记”的履职生涯。“这大学里来的干部,能在咱村待住不?”看着眼前的年轻小伙,村民们怀疑。

  作为外来户,初来乍到,开展农村工作会遇到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但这些对韩锁昌来说,都不是事。“我和爱人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又在农业院校学习工作。我从小就很喜欢农村生活,一直有为农村做点事情的想法。”天大的困难,都被韩锁昌对农村的深厚情感而化解。 

开展工作,首先要取得当地百姓的信任,想取得信任,就要使自己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两年来,有家有室的韩锁昌与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每月驻村20天以上。

刚驻村,3岁半的儿子不习惯晚上睡觉摸不着爸爸,经常哭闹,还好刚驻村住镇上,有网络,每晚9:30的视频电话是儿子入睡的必修课,但随着工作的忙碌,视频电话慢慢少了,从隔天一次到一周两次。

至今,韩锁昌都愧疚难忘,休假中,突然接到镇上通知需要参加次日早上八点半的会议,当时已是下午七点多,没有到合阳的车。顾不得和儿子道别,就赶紧搭乘晚上11点多的火车赶到西安,再转乘凌晨3点的火车,终于在第二天早上6点赶到合阳,按时参加了早晨的会议。

会后媳妇打来电话告诉他,因为没有兑现送儿子上学的承诺,孩子上学路上一路伤心哭泣。“我体会过送儿子上学时他的满足和骄傲,每次我送他,他都拉着我的手,对老师、伙伴骄傲的说:看,这是我爸爸,今天爸爸送我上学了。”

作为父亲要压抑情感,作为女婿儿子,也是忠孝不能两全。刚驻村4个月的时候,至今韩锁昌都清楚记得是2015年10月6日国庆假期,刚刚陪岳父在周至老家过完生日返回杨凌,还未进到杨凌自家门口,岳母带着哭腔打来电话:“昌昌,你赶紧回来,你爸突发脑梗了。”

韩锁昌急忙联系老家的村医和邻居到家帮忙处理,同时拨打离老家最近的周至县人民医院120电话,随即返身赶往周至县医院办理各种入院手续,同时还要不停的接听村里的各种热线电话,入院第二天,病情稍微稳定,韩锁昌不得不撇下病中的岳父和照顾老人的妻子,匆匆回到乾落村,去处理积压了一大堆的事情。

“去民之患”躬身忙

贫困户冯绪祖是村里种植葡萄比较早的农户,刚开始物以稀为贵,美国“红地球”给他带来了不错的收益,但随着全县种植面积的扩大,葡萄带给他的收入越来越低。

合阳县享有“中国红提之乡”的美誉,学农业技术经济与项目管理的韩锁昌考虑到红提周期短、见效快、附加值高、耐运输的特点,因此看好红提产业,希望以此产业尽快带动乾落村脱贫致富。

奔向康庄大道的路一直不是平顺笔直,总会有种种不可预见的困难……

要鼓起腰包,必须先转变观念,扶贫先扶志。韩锁昌便从干部入手,争取机会带他们去参加致富带头人培训班,学习现代农业、农产品营销等方面的知识,借鉴其他村子的成功经验;组织党员群众参加农高会,参观现代农业博览园,开拓眼界、转变思想。组织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专家到村做专题讲座,系统讲述设施红提相关知识。

在村里,富农强农惠农政策和现代农业知识,韩锁昌逢会必讲、逢人便说,田间地头、红白喜事等人群集中的场合,随个份子、带包香烟加入进去,有意引导话题展开讨论,润物细无声。慢慢的,大家保守的思想开始松动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等这些词语在村民的言谈中多了起来。

还记得刚到村不久,镇村两级动员村民去邻村参观设施农业,广播通知、上门动员,都推脱有事去不了,后来每人一张羊肉泡馍票才勉强组织了六七人,现在,专家来讲课培训,乾落村去的人最多。

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出来的他,深知人才培养是农村发展的持久源泉,于是韩锁昌联系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技术、品种、农业推广等方面的支持,组织专家、教授,培训指导合阳县村民3800余人次,就是希望让科技的力量影响和惠及更多的百姓。

思想问题逐渐解决了,接下来是农业的命脉问题——水。韩锁昌和其他干部开始四处奔走:找扶贫办要机井,联系移民局落实水塔,跑水务局申请灌溉管网,跑电力局申报专用变压器……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在一次次的努力中,事情一件一件落实、工作一步一步推进。机井试水那天,清澈的井水喷涌而出,哗哗的流进农田果园,更沁入每个老百姓的心间。

“韩书记,我看出来了,你不是来镀金的,你是真干事,你当第一书记我放心”说这话的是一位当过支书的老党员赵义民。一句简单的“放心”背后却是书记的良苦“用心”。

“勤不道苦”结硕果

党员冯贵生是村里的能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培养的科技示范户,既是乾落村最早的红提种植户,也是冷棚建设的行家能手。16年初,他接受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专家建议,率先完成了自家4亩旧园子的改造工作。有了设施冷棚,不但减少了霜霉病、白腐病等病害的威胁,劳动投入也比露天园子轻松了许多。卖完葡萄一算账,老冯的冷棚红提每斤5块到5块5,比露天园子2块到2块5的价格足足翻了一倍多,4亩地卖了8万多! 

为了调动乡亲们发展新园子的积极性,村里拿出一部分资金给予每株种苗1块钱的补助,但在统计数量订购种苗时,有些群众又犹豫不决了,私下问韩锁昌:“韩书记,你快到期了,如果你走了我们的产业做不成怎么办?”为打消群众顾虑,他动员自家表哥也到村发展,一个礼拜之内完成了土地流转。

贫困户田根栓,是因病、因教育致贫的典型代表。韩锁昌帮助他规划产业发展,寻找脱贫路子,改善生活状况。后来,田根栓与他人合作互补,一个出钱一个出力,11亩的红提园子很快就建了起来。田根栓信心满满的说:“韩书记到村后,经常到家看我,给我出谋划策,加油鼓劲。有政府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帮助,凭借双手我一定能顺利脱贫。”

在种植技术支持方面,乾落村充分依靠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优势,确定葡萄专家张宗勤教授为乾落村红提产业指导专家,根据葡萄不同季节生长特点到村下地手把手培训指导,针对突发问题随时咨询提供支持。2016年6月9日下午,韩锁昌正和会计在村部整资料,贫困户刘甫民打来电话:“韩书记,我的葡萄出问题了,果穗发白蔫枯,你赶紧过来看看吧”!韩锁昌急忙放下手头工作赶到园子查看病情,并将感染的叶片和果穗拍照发给张宗勤教授,不到十分钟,便不仅知道得了什么病还收到张教授给开的药方。

刘新成是村子里的老支书,曾经为村子的发展做出贡献,却是历任村干部中目前最困难的一个,患肺气肿,劳动力低下;老伴患糖尿病、高血压、肾病,常年卧病在床;儿媳妇2011年因红斑性狼疮去世,家庭医疗费用负债累累。去年冬天,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把慰问金和慰问品送到他手上,这位73岁的老党员感动不已,连连说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给我们派了个好书记,不嫌条件艰苦,把村上的事情搞得红红火火。

今年1月23日,校党委书记李兴旺专程赶往乾落村,带着慰问金和慰问品看望了贫困户代表刘文彬、冯绪虎、秦赛兰等,“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领导还亲自来慰问,让我们感受到了组织的温暖”贫困户代表激动的落下了眼泪,表示一定要跟着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好好学习技术,早日脱贫。

在脱贫攻坚的大路上,乾落村的产业发展一步步走入正轨,乡亲们干劲更足了。据乾落村支部书记刘福宁介绍,“韩书记凡事都亲力亲为,给我们起到了带头作用。他来了以后,我心里像吃了颗定心丸,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村一定会尽快脱贫致富。”

作为一名从高校出来的第一书记,两年中,吃过不曾吃得苦,受了没有受过的罪。2016年搬进新落成的村部时,因为墙面潮湿全身湿疹;驻村后,时常半夜起来翻开被子打老鼠,早晨下床鞋里的蝎子还在酣睡;窖水喝的不停拉肚子,饮食不规律得胃病,压力大、熬夜多,导致神经衰弱、脑血管痉挛等。妻子住院,躺在了病床上等待手术,必须家属签字,这才等到他急匆匆从村里赶回来签字。

与这些困难相比,乡亲们的善良和朴实更让韩锁昌感动,农村工作纷繁复杂,但群众心里都有杆秤,干部把乡亲放在心上,乡亲就把干部捧到手里,当群众一次次为“第一书记”竖起拇指由衷点赞,韩锁昌体会到了实现自己价值的喜悦,更深刻地感受到一名共产党人责任在肩的光荣和骄傲。

两年来,村民的善良和朴实时刻感动和督促着他,家人的理解和付出,鼓励和鞭策着他。

“在扶贫干部队伍中,我们都是普通一员,没有干轰轰烈烈的大事,但我们绝不会虚度每一天。我们都是党员,就得干实事,对得起党,对得起老乡,对得起我们西农的校训。”韩锁昌淡然却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