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麦田 心系百姓 一个与粮食有关的“传奇”

发布时间:2021-03-01 09:10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齐卉

编者按

2月4日,本报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优秀共产党员、著名小麦育种专家赵瑜的先进事迹。文章见报后,反响强烈,多家网站转载,读者纷纷留言表示深受感动和鼓舞。今天,本报继续推出专稿,对赵瑜的事迹进行再挖掘、再报道,以飨读者。

86岁的赵瑜又一次“红”了。2月4日,小年。这一天,赵瑜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祝贺:他育出的两个小麦新品种“武农981”“武农988”结束了国审公示,可以向全国推广了。这是他育出的第七和第八个小麦良种。尽管室外的冷风呼呼刮着,穿着朴素的衣服、看着院落前绿油油的试验麦田,满头白发的赵瑜欣慰地笑了。

为了取得这一成果,赵瑜付出了10年心血。10年又10年,他始终扎根麦田,栉风沐雨,不忘初心,育出一个又一个小麦良种。

在杨凌乃至全国,赵瑜可谓是小麦育种行业里的“传奇”人物:

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毕业后,他主动放弃留京的机会,来到陕西;他放弃省级农业部门的机关工作,来到武功农业学校;他放弃学校里好的教学条件,主动来到距离学校30公里外的扶风县豆村农场,一待就是50多年……

青春、热血、理想、情怀,这位优秀的共产党员,把一生奉献在小麦育种事业上。他先后育成“武农132”“武农99”“武农113”“武农148”“武农986”“武农6号”“武农981”“武农988”等8个品种,这些品种全国累计推广8000多万亩,帮农民增收48亿元。

“培育优质小麦良种,是我一生的痴迷”

2月7日,车在扶风县乡间小路上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杨凌职业技术学院的工作人员说,这个地方不起眼,曲里拐弯,不多来上几次,记性好的人都不一定记得来往的路。

终于,车拐入一个不起眼的大门,一块绿油油的麦地横在眼前,一个个插在田间的白色标识牌让这片麦地显得不同寻常。

左边有个看起来普通不过的农家二层小院。院落的大门上,题着“麦香苑”3个大字。没有高大上的实验室,没有花不完的科研经费,甚至没有什么邻居,这就是赵瑜的“家”,也是赵瑜的小麦育种研究基地。

“我出生在甘肃省永登县西部山区农村,在我青少年时期,乡亲们辛勤劳作却食不果腹的生活,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让乡亲们吃饱饭,是我后来从事农业科研工作的原始动力。”高考后完全可以报清华、北大的赵瑜,毅然报考了农业高等学府——北京农业大学。1959年从北京农业大学毕业时,门门功课优秀的赵瑜放弃了留校当老师的机会,他选择去陕西,这让师生们惊讶。

当时,陕西武功和江苏南京是我国两大著名的农业科研基地,业界有“南金陵北武功”之说。

“培育优质小麦良种,是我一生的痴迷。”赵瑜说。

从陕西省农业厅科教处,到武功农业学校,再到距离学校30公里外的豆村农场,赵瑜一步步走得坚定而踏实:“我有个固执的想法,要用自己所学搞育种。”

当时,农场除了几间破烂不堪的土房和草棚,就是大片远离村庄的黄土地,吃水都要用学校唯一的解放牌卡车从几公里外的县城拉水。拉来的水除了做饭和饮用,每人每天只分半盆水。

“洗了脸的水,舍不得倒,留着洗衣服和洗脚。”赵瑜回忆。

不少学生叫苦连天,赵瑜却暗自高兴:这片土地位于关中平原西部腹地,地势平坦,土质良好,不仅能代表关中地区的生态环境和农业生产条件,在黄淮麦区同类生态地区中也具代表性。

在这片宝地上,赵瑜为小麦育种投入了自己的主要精力。一个细节可以体现赵瑜对育种的重视:这几年赵瑜参加各种会议和活动非常多,但是有两个时间段,赵瑜不会参加任何会议和活动,5月中下旬至6月上中旬、9月中下旬至10月上中旬,前一时段是他进行小麦杂交、田间选择和试验收获时期,后一时段是他进行种子整理、试验地规划和整地播种时期。

这是他和土地的“契约”,这是他育种的责任和痴迷。

“光阴荏苒,但是我心依旧”

“我爸这一生,把大部分的爱都给了小麦育种事业。”赵瑜的女儿赵存芳说,“我生病了,他都没有打个电话;小麦有个事,他能急得整晚睡不着。”当着赵瑜的面,赵存芳笑着表达自己对父亲“偏心”的“不满”。

1970年,赵瑜培育的第一个小麦品种“武农132”因增产显著,深受农民欢迎。

这时,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如冷水泼来:农场划给了别的单位。赵瑜急了,他选育的育种材料都种在试验田里,试验田要是保不住,10年心血将毁于一旦!

赵瑜多方奔走,不断呼吁,情急处,堂堂汉子甚至落下泪来。从麦苗返青跑到麦子拔节,事情终于有了转机,有关部门同意60亩育种试验田由赵瑜收割。

赵瑜痛惜中又感到庆幸,保住麦子就保住了育种基础,保住了他的全部希望!他咬紧牙关告诉自己,再难也要坚持,困难总会过去。

农场移交了,其他师生都撤回了学校。赵瑜孤身搬到附近一户农家住下,依然每天赶到试验田,照常进行观察记录和田间选育等工作,午饭经常在地头凑合一顿。

临时住的屋子没有电灯,晚上看书写材料的习惯也中断了。赵瑜坚守到当年夏收后,为了不改变育种基地的生态条件,他搬到8公里外的地方继续做育种研究。

在漫长的坚守中,赵瑜终于等来了好消息,3年后,豆村农场又回到了学校手中,赵瑜也重新回到了朝思暮想的试验麦田。

几十年过去,一届届学生、一任任场长、一批批教职工来了又回去,只有赵瑜一人一直坚守在这里。他的“孩子们” ——“武农99” “武农113” “武农148”等相继诞生。

“搞育种,需要付出太多的精力和心血。但付出了很多,你仍然可能一无所获。如果不付出,就绝对一无所获。”赵瑜说,“育种,就是把看似简单的事情复杂做,复杂的事情重复做。但我不觉得枯燥,我乐在其中。”

讲起育种经验,赵瑜滔滔不绝。他告诉记者,小麦育种非常繁杂,要对多种变异材料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把符合试验目的的优良材料选出来。平时,要进行连续的动态观察记载。“观察幼苗的习性、分蘖情况、越冬情况等等,做到心中有数。收获后还要进行考种:称粒重、目测品质和饱满度……”他说。

赵瑜对小麦付出的爱,换来了广大种植区农民群众实实在在的收益。

一名叫王海霞的妇女说,过去村子很穷,连自行车都没有几辆。自从引进赵瑜老师培育的良种,每亩地增加收入200多元,有些村民用赵瑜老师培育的优质小麦磨面搞起了餐饮,日子一下子就红火起来了!

赵瑜育出的小麦良种,如今在全国累计推广8000多万亩,帮农民增收48亿元。刚刚通过国审的“武农981”“武农988”小麦新品种,大穗大粒,每亩产量可达750公斤以上。

“岁月无情,光阴荏苒,但是我心依旧。”赵瑜笑呵呵地说,“这是我终生的事业,我还要继续干下去。”

“看到农民丰收的喜悦才是我最大的愿望”

无房、无车、无存款的“三无”研究员赵瑜一生淡泊名利,这让许多不了解他的人难以理解,甚至有人在背后讥笑赵瑜太傻。从当年的武功农校到如今的杨凌职业技术学院,学校几经变革,但是赵瑜拒绝当官的故事却一直在学校里流传着。

1983年,正当武功农校领导班子新老交替,时任学校党委书记马伯援到豆村农场对赵瑜说:“你是北京农大毕业的高才生,教学业务拔尖,科研成果突出,在全省也很有名气,学校打算让你出任武功农校的领导。”

“不行不行,我一生从来没想过要当领导,再说了,要是想当领导,当年我就不会离开农业厅。”赵瑜态度非常坚决,“马书记,你代我感谢组织。我一心一意只想搞育种。”

回想这段往事,赵瑜说:“我当时很感动,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梦想,看到农民丰收的喜悦才是我最大的愿望。”

当领导的机会可以“浪费”,可有些东西赵瑜却不愿意浪费。

鞋底子穿掉了粘上继续穿,袜子破了自己补,笔芯不用光最后一滴墨绝不换新,给小麦的标识牌用废纸盒自己做……

给赵瑜当助手的侄媳妇刘江梅说:“这都是当年赵老师过苦日子养成的习惯。即使这样,育种遇到困难时,他也要拿出工资维持育种所需。”

赵瑜的家乡甘肃省永登县,那里寒冷干旱,历史上只种春小麦,亩产200公斤左右,且品质较差。为乡里致富,他无偿给家乡提供1.5万公斤小麦原种,自付运费引进45万公斤马铃薯良种让乡亲试种……

像这种贴钱的事,赵瑜没少做。在他心中,育成让农民满意、社会认可的良种比什么都重要。“品种好不好,农民最有发言权。”育种多年,赵瑜始终把农民满意放在心坎上。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业不在显,有绩则名。田园陋室,心怀民生。漫漫育种路,深深绿色情。谈笑有知己,往来多农朋。可以聊民情,磋学问。无喧声之乱耳,有创造之欢欣。两鬓霜染尽,未泯赤子情。献余热,永葆赤诚!”这是“麦香苑”建成时,时任杨凌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曹毓刚所作的《陋室铭》。赵瑜非常喜欢,这也是赵瑜一生痴心育种事业的真实写照。

寒来暑往,“麦香苑”外试验田里的麦子黄了又绿,绿了又黄。退休了,本可以放下一切,颐养天年,尽享天伦之乐。然而,从麦田破屋到“麦香苑”,赵瑜依然前行在小麦育种的科研路上。

“很多人笑我傻,其实我心里明白得很。”追忆过往,赵瑜认真地说,“这辈子我就一个想法,培育小麦良种,造福国家和人民。如果没有那些舍弃和坚持,我不会有现在的成绩,这把年纪也不可能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

岁月染白了赵瑜的头发,但他精神不老。“今年我的麦田里还有一两个好苗头的育种材料。”赵瑜乐呵呵地说,“表现好的麦子从去年就表现不错,我心里都有数。我还要给国家育出更多更好的小麦品种!”

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管委会主办

杨凌示范区大数据产业发展局承办

运维电话:029-87030809     网站地图

杨凌示范区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87030800    举报邮箱yanglingwangxinban@163.com网站标识码:6191000009    陕ICP备15000236号-2    陕公网安备61909002000004号